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國產手機產業鏈“千里之堤”,毀于蘋果?

2020-07-27 17:31:34  來源:鈦媒體

摘要:根據路透社發布的一則新消息,蘋果公司強烈要求iPhone部分生產轉移出中國,作為蘋果公司核心供應商的富士康,擬向印度投資10億美元,擴建富士康在印度南部的工廠。
關鍵詞: 手機 產業鏈
   根據路透社發布的一則新消息,蘋果公司強烈要求iPhone部分生產轉移出中國,作為蘋果公司核心供應商的富士康,擬向印度投資10億美元,擴建富士康在印度南部的工廠。
 
  近幾個月,關于蘋果公司對富士康施壓,要求富士康轉移生產線的消息早已在業內流傳,然而在經歷最初的恐慌之后,輿論對于這一時不時冒出的消息似乎逐漸沒有了警惕。追根究底,大多數人深信,印度無法代替中國手機產業鏈在全球經濟的地位。
 
  一方面,考慮到遷移涉及到的勞動力總量之巨大,整個鏈條很難短時間內被遷移到其他國家;另一方面,印度制造業基礎較薄弱,即使富士康這樣的代工廠在印度擴建,手機零部件大多還是要從國內進口,總不至于國內蘋果上百家供應商都跑到印度去。所以,印度不可能整體接盤中國制造,似乎已經成了一個定論。
 
  但是,不能取代并不意味著不能削弱,尤其是我國手機制造往芯片、內存等更高端層面發展的路徑正在被集中打壓,低端制造如果再被轉移,這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
 
  胳膊擰不過大腿?
 
  蘋果與國內供應商及代工廠的角力,或將決定印度建廠的進程。
 
  站在蘋果的角度看,它之所以想要轉移部分生產進入印度,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擺脫對國內手機產業鏈的依賴,尤其是在中美關系急劇變化之后,這一計劃變得更為迫切。而且對降低人力成本的利益追求,也使得蘋果將不遺余力地轉移國內手機制造的產能。
 
  但其產業鏈上的國內企業則抱有不同的想法,很多實際上并不愿意在印度建廠。一位長期供應蘋果手機零組件的上市公司員工表示,“公司一直有貨物交付到東南亞,富士康去年的部分產能遷移到印度后,公司已經打通了對印度工廠的物流等渠道。而進入一個新的國度,會面臨很多風險,公司經過溝通,發現部分企業在東南亞出現“水土不服”。
 
  所以才有了蘋果和富士康相互施壓的一幕。不過如果拋開外部因素的影響,這場角力到最后的勝者很可能還是蘋果,簡單來講,這是由市場所決定的。
 
  在手機產業鏈中,作為供應商的零配件公司,一般要盡可能靠攏代工廠,而像富士康這類的代工廠又不得不追隨自己的客戶,客戶在哪,只能跟著去哪。
 
  7月份,根據國外媒體報道,蘋果公司的代工廠和碩已經在印度注冊了一家新公司,為將來在印度生產智能手機做準備,目前該公司正在尋找合適的土地建立工廠。至此蘋果三大代工廠富士康、緯創以及和碩,全部齊聚印度。
 
  一名熟悉富士康印度計劃的消息人士稱,“當我們的客戶希望在印度出售產品,并且政府要求產品須在本地生產時,我們也只有逐漸增加投資”。
 
  處于同樣境遇的還有國內供應商。7月11日富士康印度建廠的消息傳來,隨后不久,安潔科技方面的人表示,公司曾有去印度投資的計劃,先前已經在印度做過考察,是否遷移主要看客戶訂單業務,是否需要我們去那邊生產,以及生產什么產品。
 
  因此,到頭來最終掌握產能轉移話語權的仍然是蘋果,而蘋果為什么選擇了印度,其實是品牌跟著市場走。就如同我國手機產業崛起之時,圍繞蘋果逐漸在國內建立和完善了手機制造產業鏈,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當時蘋果看中了中國這一全球增量空間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
 
  如今則輪到了印度。
 
  兩條相同的路子不能都走通嗎?
 
  我們通常認為中國手機產業鏈的形成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存在,才造就了這一制造業的商業奇跡,而對比印度,我們可以找出數十個印度當前承載產業鏈轉移不具備的條件。比如差勁的基礎建設,比如熟練技術工人的匱乏,再比如嚴格的勞動法、令人擔憂的健康和安全管理問題以及貿易保護政策,都是阻礙印度制造的絆腳石。
 
  尤其是國內已經具備了一條全球最完整的手機產業鏈,這和當初西方國家制造業大規模轉移時有所不同,智能手機廠商們不會放棄現有成熟的制造能力,對印度退而求其次。
 
  但是警惕印度制造并不是玩笑。制造業轉移的核心并不是外在條件,如果把時間線拉得更長,誰也不敢保證印度的生產條件不會改善,核心在于路線正確與否。我國手機產業鏈的形成已經證明了制造轉移能夠在數年內帶動當地的生產,進而形成產業聚集,同一條路線不會只有一個成功者。
 
  就像商業競爭中被奉為圭臬的“農村包圍城市”,在房地產、電商、短視頻等各個領域之所以能涌現出一批新巨頭,原因在于他們抓住了下沉市場的需求,走通了農村包圍城市路線。
 
  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危機往往隱藏在被強者忽視的角落。
 
  新德里東南郊的新興城市諾伊達,正發展成為印度的一個手機制造集群。三星2018年宣布在諾伊達投資約合47億元人民幣擴建其在全球規模最大的手機工廠;OPPO斥資22億元人民幣在大諾伊達地區置地建設新的印度總部;vivo則宣布將投資超過約40億元人民幣在大諾伊達建造新的工廠,使其印度制造基地變得與中國工廠一樣大。
 
  諾伊達還聚集了小米、傳音等品牌的OEM工廠,以及圍繞這些手機大廠的上游供應鏈,其中不乏A股上市公司,如航天科技、瀛通通訊、合力泰、長盈精密、裕同科技、欣旺達等公司。
 
  產業鏈上的企業們不總是被動的,除了要跟隨客戶轉移,他們本身也看到了印度市場的潛力和產能過剩需要轉移的趨勢。有記者走訪獲悉,因為印度市場在快速發展,海派科技、瀛通通訊這樣的上游工廠主營業務能保持穩定利潤率,甚至比國內工廠利潤率略高。
 
  產業集聚效應的出現,將進一步打開印度制造的潛力。這時如果我們仍單純以我國手機制造產業崛起的條件去衡量印度,進而得出印度制造絕不會成功的結論,未免有些經驗主義了。
 
  本土手機品牌沒落的“束縛”
 
  作為國內消費類電子市場主要的鋰電池供應商,鋰電池A股龍頭德賽電池與欣旺達之間的角逐一直備受業界關注。2016年以前,德賽電池的營業收入遙遙領先,2016年以后,德賽電池和欣旺達分道揚鑣,欣旺達走上了更高速度的發展道路。究其原因,在于國產手機品牌的崛起,讓欣旺達有了更多蘋果以外的客戶。
 
  所以,雖說蘋果帶動和激發了國內手機制造產業鏈的構建,但后期國產品牌從低端市場向高端市場成功突圍,實則才是這條產業鏈日漸完善和繁榮的一個后盾。
 
  而再看印度,小米等國產品牌在印度迅速占領市場,導致印度本土品牌的生存空間被擠壓,也就是說,這種情況很有可能直接阻斷印度本土手機品牌崛起的路徑。數據顯示,2020第一季度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上,排名前五的手機沒有一家是印度本土品牌,曾經長期穩居第一的Micromax,市場份額也已急劇縮水。
 
  這種本土手機品牌的失語會對印度承接手機制造轉移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呢?
 
  在蘋果龐大的供應鏈上,美國供應商主要提供核心芯片、內存和集成電路等核心零部件,日本供應商提供攝像頭模組等光學組件及顯示面板,中國臺灣供應商主要從事印刷電路板生產、代工中央處理器芯片以及最終組裝,而大陸的供應商們主要為iPhone提供聲學組件以及結構件等非核心零部件。
 
  這種分工背后的價值大小決定了利潤的分配,尤其是蘋果具有強大的議價能力,國內相關企業的利潤其實被壓縮很多。藍思科技的半年凈利潤只有4.4億;德賽電池1.67億;欣旺達2.23億;歌爾聲學4.3億……中國所有的蘋果供應商,凈利潤加起來都不夠蘋果的零頭。
 
  印度工廠未來的利潤狀況可能會更低,而且因為沒有本土手機品牌為相關企業承擔產能,一旦依賴蘋果的供應商被踢出局,將瞬間從天堂跌落到地獄,更不會像欣旺達那樣還可以成功轉型。
 
  不過這或許就是蘋果愿意看到的。隨著國產手機品牌崛起并向中高端市場進軍,蘋果已經對市場份額的丟失感覺焦慮,而現在受國產品牌做大做強的刺激,國內又一片勢要改變低端制造、攻克核心零部件技術的輿論氛圍。這時候,蘋果甚至是美國相關企業需要一個更容易控制的印度。
 
  印度本土手機品牌的沒落,似乎也決定了它無法僅靠照搬國內發展路線就能成功,這將是一個“致命傷”。
 
  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機遇擺在了印度面前,我們看熱鬧似得賭其抓不住,以示我方安穩與自信,其實也有些被動。只有在上游技術層面確立一定的地位,才是穩妥之法,但這又是一條漫漫長路。危機將一直存在。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zhangwenwen
日本高清在线视频精品视频